当前位置:首 页 >> 娱乐 >> 港台星闻 >> 琼瑶泪崩发告别文将出国散心:我的善意已被污染
琼瑶泪崩发告别文将出国散心:我的善意已被污染
2017-06-19 来源:壹音乐网 责任编辑:onemusic 热度:
琼瑶泪崩发告别文将出国散心:我的善意已被污染琼瑶宣布将关闭脸书琼瑶泪崩发告别文将出国散心:我的善意已被污染琼瑶发文吐露心声,表示将出国散心   据台湾媒体报道,作家琼瑶日前曝丈夫平鑫涛患血管型失智症又卧病在床,她与继子女们为了平鑫涛插鼻胃管问题而正式闹翻,事情发酵几天后,今(6日)傍晚琼瑶痛定思痛再发脸书,直言:“我的诉求已被扭曲,我的善意已被污染”,宣布将平鑫涛交给继子女们照顾后,自己将出国走走,而她的脸书将在5月9日晚间12时后正式关闭,“这声‘珍重再见!’我打字时已经泪崩!”  琼瑶说,她这一生写了很多书,尤其对“老、病、死”感触最深刻,更让她觉得有使命要写出来,让同在煎熬中的朋友借鉴,外界近来冒出她是为了出书才发文的阴谋论,她直言动机十分单纯,“就是要探讨病人有没有选择如何死亡的权利?”去接受死亡是她目前学习中的课题,为求真实,她才会将时间、医院、住治医师都写出来。  琼瑶透露,原本她的计划分两部分写出这方面的经验,第一部分差一篇就要完成,本打算写到平鑫涛住进她安排的医院为止,第二部分则谈她和平鑫涛的夫妻相处之道,没想到当琼瑶发文到《背叛》那篇时,平鑫涛的三个子女竟然大动作指控她,且其中还有许多误解,“我一夜之间,就变成众矢之的!万箭穿心的我,顿时伤痕累累,我除了认错道歉,没有第二条路!”  经过多日自我疗伤后,琼瑶痛心刚开始的善意都被扭曲,想到14年来为了照顾平鑫涛,未曾出国,因此将老公交给三个小孩后,琼瑶决定到国外散心,她说:“鑫涛有最爱他的儿女陪伴,有我信任的医院、院长、护理长……的照顾,我想会很长寿的!”  琼瑶先前曾在脸书举行民调,想知道大家如果失去自理能力是否愿意插鼻胃管,她今也在发文中公开调查数据,结果有82%的人都不愿意“加工活着”,她对政府喊话,希望当局重视相关问题,不然大巨蛋得改成“长照中心”,才有办法照顾越来越多的老人,也对平鑫涛抱歉,愧疚无法做到他对身后事的交代。最后,琼瑶宣布将关闭脸书,但为了粉丝,她将留言板开放到5月9日晚间12时,感谢大家的深爱,琼瑶说:“别了!亲爱的朋友们!珍重!”  琼瑶脸书全文:  别了!亲爱的朋友们:  我这一生,写了好多书,到了晚年,因为亲身经历面对“生老病死”其中的三项:“老、病、死”感触太多,过程之痛苦煎熬,只能用“惨烈”两字来形容。我觉得我有使命要把它写出来,让很多在同样煎熬中的朋友借鉴参考。  从来,我没有这么迫切和狂热的想写下《在雪花飘落之前 -- 我生命中最后一课》。因为,我知道,当你年纪老了,身体随时会有变化,说不定我下一刻就失智或生病了!要写就要抓住我还能写的时候,免得来不及!所以,我写了!从第一篇开始,到我后来被迫停止的那篇《背叛 -- 别了!我生命中最挚爱的人》为止。我现在把网址通通贴在这篇信后面,以供关心这整件事来龙去脉的朋友深入解。这不是八卦的狗血连续剧,这是活生生的真实人生。  写这一系列文章,我的动机非常单纯,就是要探讨病人有没有选择如何死亡的权利?和立委杨玉欣推动而立法的《病人自主权利法》不约而同。我要用我惨烈的经验,提醒很多朋友,“尊严死”比“毫无尊严和品质,依靠医疗器材加工活着”更重要。我们对死亡一向恐惧而避免去面对。但是,死亡是你这一生唯一逃不掉的命运!如何面对死亡,和接受死亡,是我正在学习的课程。我这堂课是用我的生命和全部感情在学习,面对的是我此生最挚爱的人。其中的痛楚,可能比很多人都要强烈!为了力求真实,我把时间、医院、主治医生都写了出来。这些,在医院里,都有病历可查。  因为鑫涛害的是“血管型失智症”,我在面对这个疾病时,确实有很多措手不及的问题。我上网查资料,和医生密切连络,再用我自创的“欢乐治疗法”,全家施行“爱爷爷运动”,来力求延缓病情,力求拉住他逐渐失去的记忆。现在台湾已进入高龄化,每个家庭里都可能有一个失智症的病人。朋友们!生病是无可奈何的事,它并不可耻,无须忌讳!对于失智症,一定要用正能量的方式去面对!我提供我的经验,想帮助很多家里有失智症的朋友,因为我的方法是有用的!虽然鑫涛后来进入“重度失智”,在他又“大中风”以前,他还是偶而会被我逗笑。对一个逐渐失去一切的人,还有什么比“笑容”更可贵的呢?  我写这一系列的文章,本来计划是两部份。第一部份只差一篇就写完了,是要写到他住进我安排的 H医院为止。第二部份比较轻松,是要写我和鑫涛如何维持夫妇之道。5月9日,就是我们结婚39年的纪念日。我们怎样能让婚姻永远维持新鲜?如何彼此包容?当矛盾产生时,如何“化干戈为玉帛”?我觉得,我用我真实的生活为例子,一定可以帮助很多在婚姻中触礁的人!不错,我和他都是二度婚姻,也因为如此,彼此更加珍惜!这一系列,因为鑫涛已经住院,我也生活在数日子和自责之中,我的总标题是:《过去的点点滴滴,到如今都成追忆》。  但是,我再也没有想到,当我在脸书贴出了《背叛》那篇后,鑫涛的三个儿女,突然大动作的对我指控,其中许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地方,更有许多不实和误解的地方!我无能辩解,当一件正面的事,变成八卦时,不是“真理越辩越明”,而是“粪坑越挖越臭”。我一夜之间,就变成众矢之的!万箭穿心的我,顿时伤痕累累,我除了认错道歉,没有第二条路!我的“雪花”,终于变成“血花”!  经过几天的养伤,我的脸书,也在网友谢锦德的帮助下,陈法义的计算中,做了一个“摸拟民调”,百分之八十二的人,都不愿加工活着!这份资料,因为有我很多粉丝力挺,只能做为参考!但是,很多人在投票时,纷纷写出自己和我类似的经验和痛苦,才是我们台湾面临“老年社会”要重视的问题!记得,鑫涛没有生病时,特别爱看电影或是连续剧。他曾经拉着我,看过美国的尸连续剧,台湾翻译成“阴尸路”,一连看了好多季。当鑫涛住进H医院,我有天半夜,忽然作了一个恶梦。我梦到我走在台北最热闹的忠孝东路上,忽然看到街道上,全部都是歪歪扭扭走路的各色老人,每人的鼻子上,都挂着一根鼻胃管!我大惊而醒,混身冷汗。那夜,我坐在床上,无法入睡,我想,还好梦的老人都会走路。但是,安养中心,长照中心,还有多少依赖鼻胃管为生,吃喝拉撒睡全在一张床上的老人呢?如果当局再不重视“加工活着”的问题,恐怕大巨蛋还是改成“长照中心”,专门照顾这些加工活着的病患吧!  我的诉求已被扭曲,我的善意已被污染,我承认每天痛定思痛!鑫涛已经移交给三个儿女,我的自责也该告一段落了!所以,我即将关闭脸书,十四年来为了照顾鑫涛,不曾出国!我想去国外走走,转换一下心情!鑫涛有最爱他的儿女陪伴,有我信任的医院、院长、护理长……的照顾,我想会很长寿的!  从此,我对鑫涛放手了!我为《皇冠》所做的也太多了!当你什么都为对方做,对方就会认为是“应该”的!再见!鑫涛!只希望你的儿女,对于你身后事的交代,能够彻底执行!如果连那个也做不到,我也只能为你叹息!因为,我对于你,什么力量都没有了!  我亲爱的朋友们,这次关闭脸书,和以前不同!以前我总会告诉你们:“珍重再见,后会有期!”可是,这次是“珍重再见,后会无期”了!请你们体恤我,当我的“最后一堂课”,变得如此不堪,我还有什么心情和大家交流呢?看到脸书上还有新来的朋友,告诉我:“琼瑶阿姨,我刚刚为你加入了脸书……”我真的很心痛!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那么多深爱我的朋友!这声“珍重再见!”我打字时已经泪崩!  珍重再见!亲爱的你们,亲爱的小咪,亲爱的方好兄弟,亲爱的林红,亲爱的儿,亲爱的海鸥,亲爱的小七,亲爱的谢锦德,亲爱的陈法义,亲爱的牧人,亲爱的刘建梁,亲爱的燕晴,亲爱的叶冈,亲爱的 Sarah Lee,亲爱的滕畅,亲爱的Wei Wei,亲爱的陈慧清……名字太多太多,无法一个个打出!你们也要学会对我放手!放手不等于不爱,就像我还深爱着鑫涛,深爱着你们,你们也可以深爱着我!  我想,你们一定有很多话想跟我说,我特地把留言版开放到5月9日晚上12点。那天,是我和鑫涛结婚39周年纪念日!有网友在脸书贴上我的歌 -- “相遇的魔咒”,是的!尽管相遇是一种魔咒,感谢它让我们彼此拥有!  别了!亲爱的朋友们!珍重!珍重!珍重!  琼瑶  写于可园  2017.05.06  鑫涛住院431日